当前位置: 浙江警官职业学院>>专题专栏>>周年庆典专题>>校友风采>>正文
我为什么脱下了警服
 
[收藏] [字号: ] [打印] [关闭]
  

(安防系00届毕业生  叶杰)

    人生就像一条河流,作为一名80后,我的人生之河还很浅,但也转过了三道弯。2000年高中毕业,和其他同学享受轻松自由的大学生活不同,我进入警院接受准军事化管理,穿上警服是第一道弯。2003年毕业后,大部分同学留在司法系统,我虽然还穿着警服,但去了陌生的海宁市公安局,落户海宁是第二道弯。2008年,我调出公安,到了海宁市委宣传部,脱下警服是第三道弯。

    海宁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,出了王国维、徐志摩、金庸等一大批名人。王国维先生曾归纳了治学三种境界:第一境,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;第二境,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;第三境,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我斗胆借用一下大师的智慧,对我的感悟作个归纳。

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

    这句话寓意为在迷惘中苦苦寻觅,树立目标。恰如其分地反映了从我的第二道弯至第三道弯,也就是毕业后进入海宁公安工作到离开公安队伍这五年。

    2003年8月参加工作后,先后在海宁市公安局硖石派出所和巡特警大队从事巡逻、处警工作。有警处警,无警巡逻,早、中、晚三班倒,风雨无阻、日夜颠倒、寒暑如一,最初的新鲜感很快被辛劳和单调代替,取之而来的是对自己前途和目标的深深迷惘,并觉得这工作和警校学的专业没有任何关系,在厌倦和无奈中渐渐麻木。

   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2年多,直到2006年1月,恰好巡特警大队缺一名内勤,得益于警校里积累的一点文字功底,我从外勤转到办公室做内勤。公安局很重视对外宣传报道,当时局里对各科、所、队的宣传报道也有明确要求,大队里的宣传报道任务就落在我身上,我收集基层一线的巡逻、破案故事等认真加工打磨后向外投稿,渐渐摸到了一些门道,媒体上录用我的稿件越来越多,稿费也很可观,我的积极性越来越高,越发钻研写作,有了良性循环。我引起了当时公安局政治处的注意,抽调我去局宣传科学习锻炼。但工作之余也有迷惘和忧虑,公安的核心业务是刑侦破案、治安防控等,我貌似有点“不务正业”,感觉“望尽天涯路”,不知此路是通途。

    2007年8月,海宁市“六城联创”办公室到公安局借调有一定文字功底的年轻同志,参加省示范文明城市创建工作,局里推荐了我。上班地点换到了市行政中心,平时也不能穿警服了,但我的组织人事关系依旧在公安局。这时,我隐隐感觉我的人生可能会转个大弯。

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

    此句的含义是为目的辛勤付出,执着追求。从我第三道弯脱下警服开始,这是我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 在联创办的一年,我主要从事各类文字材料的撰写工作。至此,我意识到我与文字结缘了,明确将其作为追求的目标。但刚开始并不适应,市里的文字材料要求较高,我起先接连碰壁,同时也暗下决心,在摸索中渐有起色。联创办设在市委宣传部,联创办主任由宣传部领导兼任。该领导待人恳切,文字功底和处事水平很高,我暗地将其视为偶像,从他身上获益良多。工作中,我与宣传部的同志有了一定接触和熟悉。

    2008年8月,联创办的工作告一段落,抽调的几名同志也都回去了,我幸运地被市委宣传部留下,调到宣传部办公室,主要从事文字材料工作,并兼职做领导的秘书。10月份,调动手续全部办好,至此,我彻底脱下了警服。交出警察证和警衔的那一刻,我面带微笑却眼含热泪,纵有千般依恋、万种不舍,决然无法回头。我把家里辟出一个专柜,将所有警服、警帽、腰带等整齐陈列,以示纪念,常追忆那些风雨兼程的日子。套用艾青的一句诗: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身警服爱得深沉。

本文共2页,当前在第1页  1  2  


来源:    作者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