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浙江警官职业学院>>专题专栏>>周年庆典专题>>流金岁月>>正文
母校三十周年校庆感悟
 
[收藏] [字号: ] [打印] [关闭]
  

98(5)区队  俞军良

    10月15日,和几个毕业后就没见过的同学相聚在杭州。酒憨,恰逢老婆发来一张图片,是老妈给儿子铺床单的照片,床单正是我就读警校时发的那床。于是我把照片分享给同学看,瞬间激发了大家埋在心底的对警校深厚的情感。于是,酒席上,除了回忆,还是回忆,大到实现梦想的豪言壮举,细到每个同学的某几件事。毫不夸张地形容下那天晚上的情形:喜极而泣,一把鼻涕一把泪!

    回忆,总是伤感的。

    岁月如梭。2000年,我和同学们挥泪告别,向着各自的目标扬帆起航,我们的青春从此定格在那个难忘的6月。毕业一晃就是十五个年头,曾经大哥一样的年轻老师,现在都已两鬓斑白,甚或白发苍苍;我的同学,也已人到中年,都开始不甚酒力,都开始沉稳,都开始小有所成。西溪路上那个美丽的校园,也仅是脑海里的那份3D效果图;随着岁月的冲蚀,靶场、障碍基地、集训场、主席台、三角图书馆、水泥地的篮球场、传统的教室、打通阳台的寝室、有点阴森的老食堂、操场边的医务室……慢慢地,也将变成思维层面的平面图纸。但是,无论警校如何变迁,永远是我的母校,永远是我的三警!无论老师们白发几许,永远是我的老师,我的队长,我的挚友!

    回忆,还可以是美好的。

    冲向食堂的第一批人,总是整个上午的警体课下课的同学,那时,我可以吃掉1斤的米饭,三杠三星的食堂老师,总会在我的饭盒上多打一些米饭。睡在我下铺的同学,烟瘾很大,每天晚上,我可以抽到免费的二手烟。那时的学生科长,很严厉,穿着警服的男女同学,一起拼一把伞都不行,更别说牵上小手了,地下工作如何开展,你懂的,呵呵。还有,那时候,我们最喜欢听到传达室的老伯大喊:几零几某某某,电话!我在学校的那几年,还有几件大事:教学评估、中专升大专,全校誓师大会、评估当天从留下到校门口的警戒、从校门口到操场的整齐列队欢迎!那是何等的气势!

    趁此机会,我想和学弟学妹说几句心里话。

    穿上了警服,你应当骄傲!穿上了警服,你应该明白忠诚和奉献!走上警察的工作岗位后,你更加需要明白的是,责任和义务!并且,还要甘于平凡,终生无悔!十六年前,我放弃大学的梦想,填报警校,穿上了警服;2年后,我脱掉了警服,走进了浙江工业大学。当时的我,有无奈,有遗憾;当时的我,身在工大心在警。如果说在工大保卫处的我算半个警察,那工作岗位的第七年我轮岗到学校工会后,是彻彻底底地离开了警察系统。那时候的我,有过很多的感慨。直到若干年以后,我明白,脱掉了警服,一样可以有责任和义务的担当,一样可以忠诚于自己的信念和立场。于是,我释然了。在社会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,纯从职业上讲,我们可以有太多太多的选择;但是从抱负上来讲,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你想做什么样的人,你想度过什么样的人生。最关键的是,我们不要迷失,不要忘本;我们大家要有创新意思,要有跨界意识,要诚信、正义和担当。

    当然,倘若此生还有机会,我很乐意重新穿上警服,成为大家忠诚的战友。

    趁此机会,我还想拿出一些我珍藏多年的老古董,拱大家回忆和品鉴:

    最后,祝愿母校繁荣昌盛!祝愿老师们青春永驻!祝愿同学们前程似锦!

    俞军良:男,绍兴人,98(5)法警专业。现任浙江容大餐饮有限公司(浙江工业大学校企)总经理。

来源:    作者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