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浙江警官职业学院>>专题专栏>>周年庆典专题>>流金岁月>>正文
有一段岁月,让人刻骨铭记——忆20年前警校生活有感
 
[收藏] [字号: ] [打印] [关闭]
  

浙江省未成年犯管教所  周荣瑾

    自1994年7月从浙江省第三人民警察学校毕业,已有整整20年了,回首警校岁月,可谓心潮起伏,感慨万千。穿越时光隧道,整理记忆碎片,如真如幻,心境竟有些昂然、悠然和释然……

警校,让我在流水年华中铭记历史

    1992年9月至1994年7月,在我的人生历程中虽然时光很短,却在我记忆深处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记。有些学习、生活的片断至今历历在目:

    1992年10月,经过上级有关部门的批准,曾经的母校“浙江省司法警察学校”更名为“浙江省第三人民警察学校”。这一更名,在广大警校学子心中激起了一些涟漪。如一些人认为校名数字上的排序定位,无形中将“劳改警”划入了“三等警”的行列;但更多的人认为,校名从“司法警察”变更为“人民警察”,今后的自我简历更吸引人,择业门路更宽广了。

    1993年5月,浙江省司法行政系统首次授予警衔仪式在杭州之江饭店举行。我所在的92级四个分队170余人全部参加了授衔活动。当我们整装素裹、精神抖擞地进入会场,并在座位席上气宇轩昂、正襟危坐时,格外让人感到一种排山倒海、气贯长虹的气场与力量。这是本人参加的人生第一场重大警务活动。

    1993年5月,为助力北京申办2000年奥运会,杭州开展了声势浩大的西湖10公里长跑活动。警校共有20多名学生参加,我是其中一员。穿着挂有“浙江第三警校”彩带的迷彩服,警校学子成了长跑队伍中一道亮丽的风景。最终,5000余名运动员中,我和另一名师兄一起跑进了前25名。北京申奥虽然以两票之差最终落选,但是警校学生参与社会公益的热情却并非消减。

警校,让我在学文求知中增加涵养

    两年的警校生活,对我身心的磨砺、人格的健全无疑是深刻而长远的。从一名不谱世事、言行轻狂的少年,成长为一名爱憎分明、循规守矩的准警察,离不开警校诸多老师的辛勤耕耘与培养。他们的一言一行,正潜移默化地影响和改变着广大学子的思想轨迹与行为走向。

    忘不了,知识渊博的刑法老师黄素萍。这位毕业于名牌大学的黄老师,与其说是一位老师,不如说是一位学姐。那时的她,声音圆润,谈吐得体,落落大方,讲述一个个案例则是信手拈来、入木三分,广大学生听得兴致盎然。她的课,启蒙着我们在学法的殿堂上要明辨是非,引领着我们在今后执法的征程上要谨思慎行。

    忘不了,苦口婆心的学生科科长周春和。作为学生们的“总管家”,他一贯以严厉见长。为了将广大警校学生打造成一支立场坚定、作风优良、技能过硬的战斗型团队,他每一次讲话,犹如发出一声声“动员令”,铿锵有力,掷地有声。他批评时不留情面,关怀时则细心备至。正是这种宽严互济、张驰有度的军人作风,修饰和感染着广大学子思想品行的重塑与润泽。

    忘不了,身手敏捷的警体老师刘云峰。从事警察职业,需要在拳头、笔头、口头上下功夫,而警校生活则是打磨“拳头利器”的练兵场。一套20个招式的擒敌拳,刘老师打得虎虎生威,干脆利落,看得我们油生赞叹。另外,刘老师还是射击课的教官,让我们从敬畏中学会领悟,在实践中增长技能。很多时候警体课是枯燥乏味的,但那种周而复始式的规训操练,无不是在诠释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的执著情怀!

    警校生活,值得追忆的老师太多了。除了上述三位,还有教公文写作的徐荣昌老师,教软笔书法的周国新老师,教散打和倒功的杨林老师,教狱内侦查的傅乾良老师等。他们倾其心智,无私无袒,为广大警校学生积淀专业素养、人文素养而含辛茹苦地施教着。

警校,让我在学法明理中懂得担当

    入学后,我日渐明白,警校学子比其他学校学生而言,在强身健体上更有严格要求。我从小经受农村生活的锤炼,体形上是一个比较瘦弱的人。于是在警校体育锻炼项目上,我选择了长跑。记不清跑了多少次北高峰,只知最多时,一周和几个长跑爱好者跑了四次。从警校的正大门到北高峰山顶,将近五公里,一路蜿蜒曲折,一路浑洒汗水,换来的却是征服后的豪迈与欢歌。登高望远,极目苍穹,展现的是警校学子对体育精神的毅力担当。

本文共3页,当前在第1页  1  2  3  


来源:    作者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