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浙江警官职业学院>>专题专栏>>周年庆典专题>>流金岁月>>正文
师恩难忘
 
[收藏] [字号: ] [打印] [关闭]
  

省三监  田成明

楔子:

    那是2012年9月初的一天下午,天空飘着丝丝细雨。我独自一人在村庄南边的小河里抓鱼,收获不多,心里有些沮丧。不知过了多久,父亲来到河堤上,大声告诉我:警校的录取通知书到家了。当得知这一消息的那一刻,我的心情真是喜悦的无以言表,我感觉全身上下被幸福感包围着……

   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回到了家中,把手洗的干干净净,仔仔细细的把浙江警官职业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看了很多遍。选报高考志愿时,我慎之又慎的把浙江警官职业学院选在第一志愿。现在,金榜题名,美梦成真。我的父母也很高兴,既为自己的儿子取得的成绩而骄傲,又为他们对我长期的培养终于开花结果而欣慰。确实,他们是应该感到自豪的,我是我们村有史以来第二位大学生,是我们家族的第一位大学生。

沉重的选择:读还是不读

    收到录取通知书之后,全家人高高兴兴过后,面临着一个沉重的选择:读还是不读。当时,家里的经济条件是不允许我去读大学的。不仅没有存款,还欠了很多债务。录取通知书里面介绍:三年的学费、住宿费、服装费、汽车驾驶培训费等费用总计三万元,生活费还没有计算在内。

    由此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:放弃读和应该读。邻居和亲朋好友认为:放弃读,读书成本高,毕业难找工作,即便将来找到工作,一个月工资只有五百元,除去吃喝等开支,要几十年才能把读书的成本收回来,还不如打工,比如去煤矿挖煤。父母、哥哥和我认为:应该读,毕竟十年寒窗苦读不容易,读大学对个人的成长是有利的。从长远来看,收益是大于成本的,毕竟给家庭带来了希望。父母表示: 即便全家人再苦几年,砸锅卖铁也要支持读书。

    第二天,父亲和我带着录取通知书去亲戚朋友家借钱筹集学费,借了一整天,跑了近两百里的路程,结果一分钱都没有借到。不是亲戚朋友家没钱,是他们怕我们家将来没有钱归还。没办法,父亲到农村信用社办了助学贷款五千元。

    哥哥去北京打工,每月收入五百元,除了自己的开支花销,剩余的三百元都会邮寄给我,为我提供生活费。

另一个世界:迷惘和新奇

    带着仅有的五千元现金和全家人的希望,我乘坐火车去千里之外的杭州读大学。由于我之前从没有离开过县城,面对陌生的世界,心底充满了恐惧。这是我第一次乘坐火车,在去杭州的火车上,我的心里是很忐忑不安的。我不会讲普通话,怎么和别人交流?我带的钱不够缴学费,会不会被拒之门外,即便报到成功,今后领导和老师会不会经常催讨学费?我的家庭贫困,会不会被人瞧不起?即便顺利毕业,毕业后工作如何落实……

    同年9月23日上午,我来到浙江警官职业学院,让我倍感意外的是,报到手续办的很顺利,然后领了衣服、书籍、训练用品等,并没有人因为我带的学费不够来为难我。辅导员施惠敏对人很热情,迎接新生的师兄、师姐也很热情。就这样,我成为了浙江警官职业学院的一名大一新生。充满传奇色彩的大学生活开始了。

    我的寝室还有三位室友:新疆的胡逢源,杭州的王春松,绍兴的张文钢。

    这里对我来说,是另一个世界。一切都是新奇的,这里有自动售货机、自动取款机,之前我从未见过,也闻所未闻。有电脑,之前仅仅听人说起过“微机”,从未见过。有可口可乐、芬达、雪碧,之前从未喝过,尝一口可口可乐感觉味道很苦,和板蓝根的味道很像。有菠萝、桂圆、芒果,新鲜的,之前仅在电视里面见过。有枇杷、山竹、荔枝等水果,之前从未见过。

    接下来是军训,为期三个星期的艰苦军事训练。

    接下来,学习基础理论、体能训练、队列训练、警体训练,日子过的平凡且枯燥乏味。

本文共4页,当前在第1页  1  2  3  4  


来源:    作者: